2013年7月28日 星期日

Duffy’s Chocolate - Panama 72%

和很多朱古力品牌一樣,Duffy’s chocolate都是以創辦人Duffy Sheardown的名字為朱古力品牌明名,但有點不同是Duffy’s用在包裝上,而其公司名稱是 Red Star Chocolate,這是在英國Lincolnshire小鎮Cleethorpes的一間小產量店舖,是由可可豆開始來製朱古力那種。 Duffy Sheardown本身不是甚麼甜品糕點師傅,及沒有學習關於烹飪課程,之前是從事賽車工程師,但這對於在製造朱古力過程中要求精確細節,以至維修各機械都有很大的幫助,他因就在2007年收聽BBC電台講說:在英國除了Cadbury外,沒有人用由可可豆開始製造朱古力的。」在好奇心的推動之下,他開展這項挑戰,在幾年後,約在2009Red Star就出產Duffy’s朱古力了。

這排朱古力是用了來自巴拿馬(Panama)西北面Bocas del ToroColón Island島上小鎮Tierra Oscura所出產的可可豆來製造,真的多謝Google Map,容易知道大概在那裡。現應該只有Duffy’s會用到這地區的可可豆為製造單地區朱古力,所以算是非常特別的款式。包裝是以金色錫紙內層,看得出是人手包裝。打開時沒麼特別香氣,大力地吸時才有酸莓味和朱古力香甜味,色澤不太光澤,可能是放在非合適環境有一段日子有關,希望不會影響風味。在口腔內溶化速度不快,先嘗是像果仁味,之後是有點提子乾及甘草味,苦味不多而甜味在中後段更明顯,最後的朱古力風味不太濃烈,順滑度是中等程度,不過不失。雖是特別地區可可豆而成的朱古力,但風味就覺不算出眾,會是容易忘記那種。盡管如此,非常欣賞Duffy’s的勇氣及毅力,製造出這與別不同的朱古力,成為英國朱古力朋友所愛戴的品牌之一。


大家有否考慮好似Duffy般,毅然創造出與別不同事,或改變自己固有想法轉到另一個範疇發展?

Taste – Delight – Share

2013年7月25日 星期四

慢遊朱古力國度(10) – 結束也是開始

在這趟朱古力旅程中,認識了不同朱古力的品牌,亦清楚要尋找朱古力的方向,最獲益是認識了一些朱古力業內的朋友,也學會了慢嘗朱古力的藝術,為我的朱古力理想踏出了一大步。細味朱古力就像旅行,讓我明白它的意義在於對當地的了解及欣賞。朱古力也像媒介,品嘗者要學會欣賞朱古力同時,亦需要與朱古力工匠的藝術接上線,尋找關係路線圖,放眼吸收。旅行確實是渠道,讓旅客學習欣賞異國文化,接觸當地人與他們溝通,要令自己大開眼界獲益良多莫過於此了。

是否透過這裡已經"品嚐"了很多朱古力嗎?或是對朱古力的國度加深認識而喜歡上朱古力嗎?每年歐洲多處都舉辦朱古力節,在倫敦的London Chocolate Week舉行的活動,包括朱古力講座及工作坊,這不單為業界提供交流的地方,更向公眾推廣品嚐優質朱古力的文化、提倡單地區 (Single Origin)可可豆為最原始朱古力的風味,以及鼓勵朱古力製造商以Direct Cacao的方法直接與可可農民購買可可豆,這些都是朱古力業界在歐美的趨勢。計劃好下趟旅程由倫敦朱古力節開始,經過International Chocolate Awards的頒獎禮,尋找可可豆原始風味。下次就是與大家從慢嘗朱古力中,同時漫遊可可豆的國度。 


~~ 慢遊朱古力國度(I)- 布魯塞爾-巴黎-倫敦 (完)~~

2013年7月24日 星期三

慢遊朱古力國度(9) – Liberty London / Jamie Oliver's Recipease / Books for Cooks

Liberty London
這是另一間不可錯過的精品百貨公司,那裡也設有朱古力部門,但它與Harrods不同;Harrods為個別朱古力牌子設置專櫃(Counter),而Liberty就像是超級市場的朱古力區般出售不同品牌,設有一個目不暇給的朱古力房間。除英國出產之外,也包括來自其他地方如The Grenada Chocolate的朱古力。Books for Cooks的店長向我推介Liberty此地方真是有意思!(Regent Street)
當然還有Harrods,Fortnum & Mansion及Selfridges & Co等百貨公司的朱古力部門,下次有機會再介紹。


 



Jamie Oliver's Recipease
喜愛大城小廚Jamie Oliver的朋友不要錯過到Notting Hill參觀他最新開設的Recipease,那裡有Jamie的產品及食物,也附設餐廳及上烹任堂的地方;課室以開放式設計,不是學生也可在旁觀看授課過程,甚是有趣。導師當然不一定是Jamie本人,會有不同的世界美食烹任課,包括朱古力甜品。如要參加Jamie授課的課堂,費用較高及很快額滿,畢竟他在倫敦非常多Fans! 另外大家亦可考慮在他開設的Fifteen餐廳用饍,可作為FansJamie在教導待業邊緣少年,及以盈餘捐贈慈善機構Better Food Foundation的一份支持。
(92-94 Notting Hill Gate)

Books for Cooks
Notting Hill時別忘到一間專門售賣書籍給廚師的書店Books for Cooks。這書店受當地廚師歡迎,全因它只售烹任書籍,包括有關朱古力的。店員有禮地對我這個朱古力遊客詢問要什麼烹任或歷史書籍,因她本身也喜愛朱古力,所以非常熟悉地向我講解有關書籍,亦介紹了上文提及的Paul. A. Young專門店及Liberty百貨公司。最意想不到的是我於前文提及的Slow Chocolate課堂中也巧遇她一同上課,原來她的理想是開設自己的朱古力店。在倫敦遇上同以朱古力為理想的朋友真是高興萬分。
(4 Blenheim Crescent, Notting Hill)




2013年7月23日 星期二

慢遊朱古力國度(8) – Rococo Chocolates & Paul A. Young Fine Chocolates

Rococo Chocolates

大多數朱古力店的創辦人不是朱古力大師就是糕餅師傅,而Rococo朱古力的Chantal Coady本人是讀藝術的,卻對朱古力充滿熱情,就在1983年於倫敦的百貨公司售賣加入花香的朱古力,當時Fine Chocolates在倫敦是非常罕有。其後Chantal2008年榮獲Lifetime Achievement Award,說是改變大眾對真正優質朱古力的看法。Rococo的朱古力也獲得不少獎項,但全都是加入不同材料的朱古力。此外她是少數倫敦朱古力店鋪,不介意公開選用那間Couvertures供應商的店舖,可能此店的師傅Lurent Couchaus曾在Valrhona Academy出任,所以便選用Valrhona的材料。與此同時ChantalThe Grenada Chocolate CompanyMott Green是好朋友,所以她及拍檔James Booth都非常支持在格瑞納達的可可農民,當然也會用上其朱古力作材料。
(5 Motcomb Street / 45 Marylebone High Street / 321 Kings Road )

Paul. A. Young Fine Chocolates
Paul. A. Young是倫敦新晉的朱古力大師,他完成酒店及餐飲學課程後,於不同的餐廳擔任Pastry Chef,包括著名大廚Marco Pierre WhiteCriterion Restaurant,所以Paul也有製糕餅的經驗,但他對朱古力最有熱情,因此在2006年與拍檔James Cronin在倫敦Islington開設首間優質朱古力店(Fine Chocolates),在翌年開設第二間,而他的著作“Adventures with Chocolate”在2010年巴黎舉辦的"Gourmand Cookbook Awards" 更獲得World's Best Chocolate Book。隨後,他在2011 Academy of Chocolate Awards手工朱古力項目中獲得不少獎項,包括很多人喜愛的海鹽焦糖朱古力。他也定期在電視節目中介紹朱古力及糕餅。老實說,在倫敦年青又出名的朱古力大師不多,難怪那Books for Cooks書店的店長極力推薦Paul的書及店舖給我。在他的專門店發現除了自家製的朱古力外,也有來自愛丁堡的The Chocolate Tree及美國的Mast Brothers朱古力。Paul對其他優質品牌的推介真教我欣賞。
(33 Camden Passage, Islington / 143 Wardour Street, Soho / 20 The Royal Exchange, Threadneedle Street)

慢遊朱古力國度(7) – Slow Chocolates

Slow Chocolates 不是朱古力品牌,而是在倫敦一個教授品嚐朱古力的課程名稱,意即 「慢」嘗朱古力,它是由Seventy%機構舉辦,70%指的是朱古力可可含量70%的意思,其目標是提升大眾對朱古力的質量及來源地的認識,該機構已在網上提供超過600個對優質朱古力的品評,那Slow Chocolates的品嚐課程,就旨在教導參加者慢慢去細味每棵朱古力,當中意味深長。


尋找朱古力的我,當然願意付上100英鎊的費用來參加課程。課程獨特之處,在於它不像香港某些朱古力品牌的舉辦形式,只品嚐自家朱古力或是不同的朱古力可可含量,也不是像吃朱古力自助餐任食,而是讓參加者從可可的品種認識到製造朱古力過程、指導品嘗朱古力的技巧、教導味覺以外,利用視覺、聽覺及嗅覺從不同的食物中找出個人朱古力的喜好,以及辨別不同真正朱古力風味等。在整天的課程中亦會試吃不同的"Cleanse"食物,用於在品嚐了一定數量的朱古力後,作為減少味覺遲鈍及清新口腔。其間導師會重點讓大家品嚐好幾款優質的朱古力,並以類似品嚐咖啡或紅酒的方法及氣味參考教授,以往這些方法只會於大型朱古力製造公司內部使用,但現在英國甚至歐洲在朱古力銷售層面上亦有相同的推廣,這課程確是朱古力鑑賞家的入門課,真的獲益不少。


2013年7月22日 星期一

慢遊朱古力國度(6) – 入境英國

與的巴黎道別後,便乘搭歐洲之星列車前往倫敦,上列車前也因朱古力遇上有趣的事呢! 我把行李搬上X光機檢查,當行李經過那關卡時,那女關員要求查問我的行李,她把行李放在她前面,那非常嚴肅的面容使我莫明奇妙,她用英語問我:「知否帶超過二萬英鎊入境需要申報?是否帶有這數量的英鎊?」,我當然沒有那麼多錢帶著四處旅遊就答:「沒有」,正想打開行李給她看之際,即時給她喝止說:「不要動,站著! 那你是否攜帶了很多書籍或CD?」,摸不著頭腦的我再說沒有,突然我想起了,應該是我的朱古力,它們在X光機下照出來是一排排整齊的啡色物件,極像是一疊疊的英鎊,或會是書籍或CD! 關員最後親自打開我的行李時,看見全部都是朱古力就說:「你可以離開了」。在過程中,體驗到英國關員工作的嚴謹態度,而我最擔心的是她會否要求打開那些朱古力,以證明那是真的朱古力,而非朱古力包裝的違禁品。幸好她也沒有那樣做,那些朱古力最終順利過關。同樣地在巴黎返香港時,也需要X光檢查,而巴黎的女關員卻面帶笑容問我那些朱古力是自己享用嗎? 我說會與朋友分享,明顯地她們已看慣了在朱古力展覽後有很多旅客把朱古力放在行李作手信。及後,她再問有50排嗎? 我說約有100排時,她就笑迷迷說:「做你的朋友真好呢!」這正正看出了倫敦人與巴黎人在工作上的分別了。

相比下倫敦少有百年歷史的朱古力品牌,反而新穎及創新的朱古力品牌頗多,Academy of Chocolate Award亦是由英國開始了接近十年,亦有Slow Chocolates的推廣,倫敦的朱古力可會走到最前線。


2013年7月20日 星期六

慢遊朱古力國度(5) – Printemps 及 St Ouen Flea Market

百貨公司超級市場朱古力部

走進巴黎的百貨公司,我會第一時間到超級市場的朱古力部。在Printemps春天百貨公司見到中國遊客的蹤影一點也不出奇,但吸引我注意是他們揀選的朱古力。他們會大量買入三角(Toblerone)、吉百利(Cadbury)以及瑞士蓮(Lindt)朱古力,情況就如在香港IFC或海港城內的超市所遇見的一樣。心中不禁一問,為何他們只選擇這幾款工業式生產的朱古力呢? 是他們只認識這些品牌? 還是愛吃它們但在國內買不到真貨? 雖然大家都是中國東方人,但存有兩地文化差異,所以對選購朱古力的口味亦會不同。也不難怪Godiva幾年前在中國上海新天地開分店,非常受國內的同胞歡迎,每天客人大排長龍。這現象極似法國Laudree初來香港時店舖出現人龍嗎? 但在羅浮宮內看見的Laduree分店是非常冷靜的呢! 顧客鍾情外國名牌真是普遍現象!


St Ouen Flea Market
除了朱古力展外,另一個朱古力迷或會喜歡的地方,就是St Ouen Flea Market一帶的古董街店舖,而要找的就是曾盛滿朱古力粉沖劑的鐵罐,只因它們身上的圖像印畫可給我們說出當年的朱古力故事。於古董街不是很多店舖有這些鐵罐,據店主所講,鐵罐大約是在1960年代製造的,不會是復刻版再造,每個約有50年歷史的鐵罐索價4050歐元,是否值得收藏就要看看作甚麼用途了。



2013年7月19日 星期五

慢遊朱古力國度(4) - Chocolat Chaud

Cafe de Flora - 朱古力熱飲Chocolat Chaud

在香港大部份的朱古力熱飲都是用可可粉沖製的,只有少部份餐廳溶化朱古力加上鮮奶或忌廉,而巴黎的傳統則是用一塊塊的朱古力製作熱飲的。事實上,歐洲人從南美洲傳入朱古力時,都是以飲用為主,亦是貴族及上流社會人士才可享用的,所以朱古力博物館內展示了很多用來盛載朱古力溶液,既優雅又精美的器皿。

每個去巴黎的人必然有其朝聖目標,朱古力是我的理想,那必然要品嚐那濃郁美味的Chocolat Chaud。這次沒有去電視節目介紹的,反而去了歷史悠久的Café de Flora,不少書籍有介紹這間餐廳,而書局也有一本翻譯書全面講解這餐廳的歷史。雖然已是遊遊景點,店內分不清那些是當地人那是遊客,但客人們都享受與朋友歡聚時刻,或是悠閒地看看路人的匆忙。坐在這餐廳外出的地方,不論是飲杯咖啡或是吃個早午晚餐,又或簡單的來杯Chocolat Special Flore,相信絕對是到巴黎必做的事。除了Cafeé de Flora (172 Boulevard Saint-Germain)外,大家也可以試試AngelinaDalloyau Les Deux MagotsLe Flore en l'Ile的招牌熱朱古力,它們有著不同風味。Cafe de Flora (172 Boulevard Saint-Germain)



慢遊朱古力國度(3) - Salon du Chocolat Paris

因旅遊時間充裕,於歐洲之星的中轉站Lille停下遊覽一天,看看舊建築及體驗藝術文化。走進這個法國Flanders地區的城市,剛巧與巴黎朱古力展覽相近時間,這裡舉辦了Lille 3000大型藝術表演活動。有些遊客如在巴黎錯過了一間有100年的藍貓朱古力店Au Chat Bleu, Chocolatier,或是由家族經營的Chocolats Benoit朱古力店,均可在Lille尋找它們的分店。




朱古力展覽 Salon du Chocolat Paris

從布魯塞爾乘鐵路到巴黎後,隨即不是去什麼著名博物館或出名餐廳品嚐佳餚,而是第一時間參觀朱古力展覽Salon du Chocolat



這個朱古力展覽已舉行多年,除巴黎外,法國里昂、馬賽及康城等也有,而世界各地如日本、南韓、紐約、蘇黎世、開羅甚至上海也曾經舉辦過,當然以巴黎的是最大型及最熱鬧。巴黎Salon du ChocolatPorte de Versailles展覽中心舉行,一連數天中有來自世界各地不同種類的朱古力製造商到來參展,除可即時試食及購買外,會場更提供洽談生意的平台,認識不同朱古力生產商。當然捉緊這個機會,聯繫上不同的參展商,交換聯絡資料,為日後的朱古力理想而鋪路。

朱古力展覽主要銷售朱古力及相關產品,雖然13歐元的入場費甚貴,但仍很多支持者入場參觀,而對於尋找朱古力的我來說,這費用也是值得的。會場中極大部份的朱古力品牌都未曾在香港銷售,於會場每間朱古力店試吃及與展銷員傾談用上不少時間,由天光逛至天黑,而買入朱古力的總數量也很驚人呢!

另外在入場時展銷員即場派發了多包雀巢的朱古力即沖劑,這款在香港未有出售的條裝沖劑,讓我在隨後旅程的早上品嚐了朱古力熱飲,在攝氏9度的天氣中覺得它特別美味。另一注目的是意大利金莎公司的展位,在展位中有數名店員即場製作金莎,大開眼界之外,也可品嚐到新鮮美味即製的金莎朱古力。

除有不同的朱古力試吃、朱古力製作試範及朱古力大師講座外,還有重頭戲朱古力時裝表演(Chocolate Show)。代表不同朱古力廠商的模特兒穿上以朱古力裝飾的時裝,以貓步輪流展示,在埸不論大朋友或小朋友也看得非常雀躍,同時也選出最佳的設計及創意獎項等。

其實在時裝上加上朱古力裝飾是不容易的,要使模特兒在走動時不會半途掉下或溶化裝飾就更加困難,更亦不可以在表演前太早預備,以免未出場已溶化了。雖然那些朱古力是由不易溶的"假朱古力"(1)製成,但仍是難於處理,因太熱會溶化,太冷的就會變硬易碎,所以對參加的朱古力大師來說是個大挑戰。

在表演後段,表演台上已遍佈了朱古力碎片,當整個表演完畢後,一些小朋友亦走上台前與模特兒合照,當中有些還拿了衣服上的朱古力裝飾吃,場面相當有趣及充滿歡樂。


1: 假朱古力(又名"假力")是以其它油脂代替可可脂的朱古力,是不需要調溫也可方便使用的朱古力,比正常朱古力容易處理,但味道不太好,通常用於朱古力裝飾。


2013年7月18日 星期四

慢遊朱古力國度(2) -布魯日朱古力博物館

朱古力博物館(Choco-Story)
要尋找朱古力的歷史,最便捷的是參觀朱古力博物館。到了離布魯塞爾一小時多火車路程的古城布魯日(Brugge),順道飽覽這個世界文化遺產的景色。在這裡優閒的住上一兩天,談得上是古典又浪漫的事情。



朱古力博物館在歐美地區也有,而這個Choco-Sotry博物館在布拉格及在巴黎亦設分館,但在比利時的卻特別多人參觀。或許大家認為朱古力都是比利時最好及歷史悠久,所以選擇到這裡參觀。尋找朱古力對我來說是理想,看到館內朱古力的歷史便特別有意思。博物館地方不大,位處於一座16世紀的建築物內,這類建築物在布魯日隨處可見;它是比利時朱古力品牌Belcolade所擁有的,Belcolade是提供朱古力材料給各大朱古力店的公司。館內介紹了很多有關朱古力的歷史及製作工具,有人對它們快速過目,但喜歡朱古力的我卻被它們深深吸引,專注地了解朱古力的背景,及發現有趣的地方及用處。瀏覽網上資料是不能與這種親身體驗相比的,況且館內還送上朱古力享用呢! 參觀完畢,別忘記在那古城運河上一遊,除可從船上的導賞講解中認識布魯日的故事外,也會發現一些在陸路上不易看見的美景。



朱古力導賞團及工作坊

除透過布魯日的朱古力博物館,也可回到布魯塞爾參加導賞團及工作坊認識朱古力。參加者可遊走在大廣場附近的主要朱古力店舖,有些導賞團會安排入店內參觀製作過程及品嚐朱古力。另有些附設工作坊,讓遊客以簡單步驟親手製作朱古力。對某些遊客來說,能在短時間行逛好幾間名氣朱古力店,及結識到一班同是喜歡朱古力的人,也是一件旅行樂事。


2013年7月16日 星期二

慢遊朱古力國度(1) - 布魯塞爾

旅行就像品嚐朱古力般,每人有不同喜好。有些人喜歡到某地方快快遊覽主要景點便可,像是有人喜愛快速地吃完了整排朱古力。有些人不論到那個國家,只要乘搭飛機出國便可了,就像是喜歡朱古力的人,不談品質級數,只要是朱古力就吃啊! 又有些只愛到某國家如日本或台灣,對它非常熟識並說那處甚麼都是好的,就像那些只鍾情於某個朱古力牌子,說這個牌子最美味的人一樣。又有些人只愛挑戰而選上冷門旅行地點或交通不易到達的地方,就像是專門揀選鮮為人知及另類的朱古力品牌的人。還有些人學會了旅行時深度的看看一個國家或地方,就像是慢慢品嘗朱古力的人一樣,細味著它的風味之時,探索它與其他朱古力不同之處。本人正是這類愛「慢」嘗朱古力("Slow Chocolate")的旅遊者,在此我邀請大家跟隨我踏進歐洲之星鐵路,漫遊三個歐洲主要城市 - 比利時布魯塞爾、法國巴黎,及英國倫敦,「慢」遊朱古力國度。

這次旅行的意義對自來來說是尋找理想,把那理想付諸實行。理想就是尋找朱古力,腦海中沒計劃要找到什麼種類的朱古力,也沒想過遊走於朱古力國度裡會遇見甚麼人和事,只希望在旅遊中尋找自己喜歡而又適合自己味道的朱古力,簡單的追尋就是這趟旅程目標吧!

朱古力城市布魯塞爾
大部份喜愛歐遊的人士都不會以比利時布魯塞爾作為首選,因不認為當地有特別景點,但是為了朱古力而來的,則必定給她多點時間詳細品嚐比利時朱古力的味道,細聽朱古力城市的故事。



普遍人都認為出產最優質朱古力的國家是比利時,原因何在? 是因歷史悠久的Barry Callebaut朱古力製造商大力宣傳? Godiva的手工朱古力賣到街知巷聞? 還是比利時每年朱古力產量是全球之冠? 當親身踏足布魯塞爾的街頭巷尾後,看見朱古力店之多,就明白固中答案。當地數百間朱古力店一般指售賣朱古力大師(Chocolatier/Chocolate Confectioner)製作的手工朱古力專門店,以及不同形式的朱古力糕餅店及「朱古力超市」,後者固名思意就是不會只售單一品牌,會同時售賣多款牌子的朱古力,包括手工朱古力,及朱古力大集團的產品。


人氣朱古力
剛到步布魯塞爾,旋即到大廣場閒逛,沿途經過不同的紀念品店及無數餐廳外,也有很多不同的朱古力店舖,而在世界各地也必有的是GodivaNeuhausLeonidasCorné 1932Corné Port RoyalMaryChocopolisElisabeth Chocolatier等等。旅行就會是到了個陌生地方,心情會感覺非常興奮,再加上有這麼多朱古力店舖,不論說逐一參觀,單是試也要用很多時間呢!

 

當地的手工朱古力如普通品牌平均每件平均少於1歐元,而出名的會稍貴一點,但比起香港的卻平宜很多。於Corne1932朱古力店購買了10粒的手工朱古力,價錢約12歐元。位於同一街道Galeries du Roi也有另一間名字差不多的Corne Port Royal Chocolatier,但它與Corne1932是不同公司的,前者是Neuhaus集團中的子公司,而後者是屬於另一間獨立店舖的。老實說,試吃後發覺兩者味道及品質差不多啊!

走到布魯塞爾大廣場內,剛巧遇上一年一度的Jazz音樂節。機會難得,買了一杯當地啤酒,坐在大廣場露天位置欣賞表演。雖然不是座向表演台,也不知道所奏的樂曲,但在舒服的環境及氣氛下,聽上音樂,飲上啤酒,吃上剛買的朱古力,感覺非常滿足,像是為了隨後旅程追尋理想作了一個誓師儀式似的。


2013年7月15日 星期一

Chapon Chocolatier – Chuao & Fourree Praline Au Sel Fume Et Pistache

喜愛朱古力的朋友對委內瑞拉Chuao這地方應該不會陌生,在之前也介紹過,是以出產最有風味及優質可可豆的地區而著名,雖然Chuao出產有Criollo的可可豆品種,但根據seventypercentage網站資料,Chuao的可可豆品種多達數十款,也包括Trinitario等,所以朱古力標示Chuao地區的不代表是Criollo可可豆,可能大家會因市面上不少品牌推廣及包裝手法被誤導了,又或因為Chuao被喻為最好的可可豆,而Criollo又是最罕有優質品種,以至聯想到Chuao就是Criollo了,希望大家選購時留意這要點。

今次介紹的是Chapon Chocolatier,創辦人是Patrice Chapon朱古力大師,他在小時原本想做建築師,但其父親建議他從事廚師工作,此後他從這方向發展,成為Pastry chef及甜品烹飪設計工作,更曾在英國白金漢宮Royal Court為雪糕製作師傅。隨後Patrice著迷於朱古力世界,由1985年開始在家的廚房製作自己設計的朱古力,賣給巴黎的甜品店,直至1993年開設了一間小店賣朱古力之外,令更多人認識他,2001年在巴黎(Avenue de Mozart)開設自己的朱古力專門店,現在巴黎已有三間店舖,最後他實現小時理想,不過就是朱古力建築師。今年有代理引入到香港,在海港城有其小店。

之前在巴黎購買這朱古力時也不知道將會在香港開店,而之後發現在港的店舖只賣多人喜歡的pralinesmarzipan等手工朱古力,沒有售賣排裝, 這次試了一排praline filled smoked salt and pistachio,雖然是排裝,但可看成一格格的parline,而每格的朱古力內包了一層煙燻監加開心果蓉,除有開心果的香味外,朱古力更有些甜中帶咸,非常美味,真是要試過才知那種味覺享受,難怪同款”Smoked Salt Praline Dome”手工朱古力,加上其獨特包裝,在2003年獲得Grand Prix du Chocolat及First Awards du Salon du Chocolat,受歡迎程度可想而知。



那排Chuao已在品嚐會吃完了,不在此多述,但Chapon的單地區Chuao朱古力是由法國François Pralus朱古力提供的,而這款包裝之前是有Criollo的字眼,但不知原因現已更換了,只寫上Chuao沒有標示Criollo。而大家想試Chapon朱古力,建議購買他的手工朱古力,如Smoked Salt Praline DomePink Berries Praline,對於喜歡朱古力的朋友,是絕對沒介紹錯。


Taste – Delight – Share

2013年7月14日 星期日

Friis-Holm - Barba 70%, Medagla 70%, Johe 70%

上兩次的朱古力都是不太喜歡,今次再介紹這個優質又喜歡的朱古力Friis Holm,之前已講述Dark MilkDouble/Triple turned朱古力後,這次一起品嚐三款。

Barba 70%
同樣是來自於Nicaragua的可可農莊,而可可名稱是Barba,其實是那可可樹有著爬蟲動物寄居而幻想似佈滿鬍鬚(beard)而名明,真是有想像力。這款獲得2013 International Chocolate Award (European)銀獎及Best Danish Dark Chocolate ICA 2013,相信不會太差,雖在包裝上說有些胡椒及肉桂風味,實際在香味上少許木香,入口後就沒有胡椒但有香料肉桂味,最後是果仁的苦澀味,少許果酸,口感順滑度非常高,色澤均勻但少許偏暗,或會是可可脂受溫度影響。

Medagla 70%
另一款是Medagla 是今年提名入International Chocolate Award總決賽但未知可否得獎,所用的可可豆更是罕有品種,可可果是深紅色非常搶眼那款。同其他一樣,口感順滑不用多說,而風味是偏向香料帶一種特別苦味,比Braba苦澀,似烤烘水果及Tabaccoaftertaste更濃郁。

Johe 70%
用了尼加拉瓜幾款可可豆混合而成,相信都是Trinitario,這是Friis Hom早期推出的產品之一,在手上質感比之前的清脆,但在口內仍然滑溜,氣味像些乾草,而風味有少許果酸而中度苦澀,而尾段像燶了果仁或是smoky的,令至aftertaste保留一段時間。這三款當中,雖然不是很差別,但個人比較喜歡Barba的風味多一點。



之前介紹Friis Holm時也有提直接從Xoco Fine Cocoa購買可可豆,這間在2007年成立的公司,專注在尼加拉瓜(Nicaragua)、宏都拉斯(Honduras)和瓜地馬拉(Guatemala),種植陪育一些罕有可可樹品種(Trinitario品種為主)、以至出產優質及獨特的可可豆。他們現在已與超過600個種植農民(out-growers)合作,Xoco提供樹苗、技術支援和工具、以及可可豆收集場地和發酵中心等,而農民就在其農地種植,配合有關種植及收集方法,Xoco就協助出售其可可豆給世界各地的製造商,及保證以一個更高價格給與農民。因是以高品質為主的可可豆,所以比起普通的可可豆,甚至比起一般農作物,如大蕉、穀物、豆類等,以同面積農地計算,每年可賺取高至數倍的收入,這可使在中美洲的農民家庭打破貧困的一個好方法。

除因為那可可豆的成本比一般的貴外,再加上北歐丹麥的物價都比其他地方高,製造成本便不會低 就算在英國,Friis Holm朱古力要約12英鎊一排,如是加上運費,在香港你願意用多少錢購買這款朱古力?

Taste – Delight – Share